咨询热线:021-54890111
       登录 / 注册    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  丁力平工作室  >  作品赏析
来看看大师手里的活!——丁力平的电视美术设计艺术
日期:2015-01-19
来源: 浏览次数:787
           2014年12月18日下午机房咖啡“我们的大师系列讲座Ⅱ”邀请到了广电制作的创意总监丁力平,围绕电视美术设计展开,本文是他在SMG咖啡学校业务交流的内容节录。

 

 

 


 

 

丁力平,1951年生于上海,197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一级美术设计师。曾担任上海电视台艺术指导,现为上海广电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公司创意设计总监。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曾担任全国及上海的重大文艺活动的美术设计。

 

 

 

 

 

 


 

 

 

电视美术设计涉及到的方面比较多。作为一个美术设计师,就必须充分考虑到这样一些因素:演出的功能定位、领导的总体要求、场地的设计空间、材质的灯光效果、转播的特殊需求等。今天我和大家作一个交流,主要还是根据我以前做的案例做一些分析,谈谈我这么多年做的一些设计的理念和方法。我从事这个行当30多年,有不少自己比较得意且得到大家认可的成功案例,也有一些失败的教训。我们可以根据图例先看一下,因为在这个场合大家主要还是希望能看到一些比较直观的设计和图像,理论的东西我们就不说了。下面我就根据以前做的一些大型一点的节目和大家进行沟通交流。

 


 

  

 

 

08年电影节之所以做成这个效果是因为当时编导希望把奥运会鸟巢的元素能够放在设计上,而当时刚好是奥运会举办期间。虽然他的想法有一点硬套,但是作为设计方的我们肯定要把他的需求做进去。大家可以看一下在这个里面的周围一圈骨架做成了一个圆弧型的鸟巢,加上了外面的金色碎片,把它作为我们总构架的设计放在设计理念里面。另外,把它做成一个比较有景深的感觉,一共做了5层。鸟巢是平面的,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立体的。从这一点上来说领导还是认可我们这个设计的。材质的选用上我们也着实动了一些脑筋,用了比较便宜的阳光板。后面的一大块蓝色的是用阳光板做的,但阳光板也有一个问题,有透明的和不透明的。我们决定用透明的,但是光是打不上去的,一打过去就像玻璃一样的,所以我们在这个上面有很薄的一层纱,这样光就可以打上去了。所以整体来说这个案例还是做的比较成功的。

 

 

 

 

 

 

这是第十九届白玉兰颁奖现场。这个剧场比较小,景深宽度不到12米。一般剧场的尺寸宽度也有14米,大剧院是18米。它是属于偏小的,为了把这个剧场的景深利用好,我们做了三个景深。一个设计构成的时候,另外还要考虑各种实地因素。一般来说,我们做设计,给领导也好,给编导也好,一般会提供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还有一个是综合了领导和编导的意思的。往往最后会把几个方案合成一下做成最后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方案。


 

 

 

 

 

这是第十二届电影节的设计方案。电影节通常都是放在大剧院,因为大剧院的宽度比较宽,可以做到18米。实际上把侧台打开的话可以做到20多米,就像昨天晚上我们做的上海市文联颁奖活动背景设计。我们已经做到了24米,就是尽量利用它的台宽、台深,尽量把它的空间用足。每一次电影节的设计都有一个要求,十二届编导和组委会要求把整个场景的气氛做成类似奥斯卡的感觉。所以我们除了这个场景的主场景以外,背景后面我还做了几个奖杯,现在这个设计其实是奖杯的投影做在上面。我们看一下后面一个,其实这个板壁是可以旋转的,转过去是打了一个磨砂的投影在里面,这样就有两个变化出来了。另外就是整体是一块,其实也是一个造型,出图像的时候整个景色就往上提上去,后面的大屏幕就显现出来了。做这个设计大家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线条的应用,大家可以看到一条一条的光影。其实都是暗的灯藏在里面,它整体的造型和美感就在这里面。除了上面是闪烁的,四周和旁边都是陪衬。从设计的理念上来讲,它有一个面和线的关系。学过美术的人都应该知道,如果单单是面的话肯定很单调,只有和线和在一起才会感到比较生动。所以尽量把奖杯拉长,拉成线的感觉,和后面大的块形成一个对比。其实我们做其他任何东西也一样,比如说色彩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对比的话,也会形成一种互动。这个就是打开以后的屏幕,这个是第三个变化,把后面的两块给移到外面去了,就造成了一种比较空灵的效果。

 

 

 

 

 

 

 

 

这是在北京工体做的国家项目,体育总局的一个运动员颁奖活动。主题就是运动员的元素,所以我做设计的时候就把各种运动员获奖的奖杯放上去了,就做到前面和后面立柱里面。这个立柱是用有机玻璃做的,把泡沫做成的奖杯放进去。底部灯光一打上去,立即就起到了点题效果;第二就给人造成一种历史感。这个奖杯放在体育馆里面,做出来最起码要有三个面,所以他中间有一个环形。这是第二套方案,也是在这个地方,做了两套方案,后来还是用了第二套方案。元素其实是一样的,他做的造型不一样,奖杯的元素还是一样的,他做成了不对称,造成了这种效果。做不对称的设计你就要找到一点,一个是不对称,另外一个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你会感到看上去还是比较平衡的,它从每一个旋角过来的时候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找到一个对比。

 


 

  

 

 

这是上海广播电台60周年庆典。中间是一个大屏幕。第一个场景从建国1949年开始;这个是外滩,我们的外滩2号一直延伸下来就是我们的电台和广播局的建筑;中间做了一个视频,把年代和时间给交代了一下。因为电台不像电视台有许多图像的东西比较直观,所以我就把电波给放上去了。外面这一圈大的也象征电波,做了一个主框架,里面也用小的LED灯做了一个电波的感觉,把我们以前播出的频率做在上面,给人感觉是电波时空的感觉。我们做设计一定要找到设计的元素,这个元素怎么运用?元素和造型怎么结合起来?这几点如果处理得好的话,出来的效果就比较准确,从设计的整体想法上来说和主题能够吻合。这个是刚解放的时候一个老的收音机,是木头做的感觉。我们做设计,除了提供大的空间给演员一个活动的范围以外,还要提供给导演能够点题的东西。我把收音机、上海的大笨钟这几个东西提供给导演,他就感觉到可以分拆,时空也可以根据这个篇章拉开距离。

  

 

 

 

 

 

这是第十八届的白玉兰颁奖。上海戏剧学院的礼堂,景深也是比较小。白玉兰有一个奖杯,我们就把这个奖杯给放上去了,因为导演也是受奥斯卡的影响,他也是想把奖杯做上去,所以我们尽量往这个上面去靠。

 

 

 

  

 

 

这是第二十届的白玉兰颁奖,这是几个不同场景的变化,放在一个门框里面,基本上是固定的,这里有几个场景是可以变化的。因为它的剧场有一个好处,它的吊杆比较多,景深比较深,所以景色的切换可以比较丰富。这个场景也是上面吊下来的,把许多的奖杯做成一个模型以后放在光点在上面,给人感觉是星星点点的感觉,和前面的弧线形成一个对比。再然后是三个直线条的又形成了一个对比。所以我们尽量利用他的直线和曲线和环形和碎点,把几个场景靠我们的点线面把它拉开。

 

 

 

  

 

 

这是第二十一届白玉兰颁奖。因为白玉兰颁奖还是希望通过奖杯给人一个大的视觉效果,就像奥斯卡颁奖的时候,那个小金人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每一次设计的时候,我们都尽可能把背景和小金人配合起来。当然,每次活动的主题背景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届活动,我们就把这个背景做成了银光闪闪的曲线,给人以展翅飞翔的感觉。与后面的竖线条有一个对比,给人一种飞翔的很空灵的感觉。这是第二个场景的变化,把旁边翅膀一样的线条拿掉以后,另外降下来一道幕,用圆圈做成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其实这个景是一个平面的,我们就利用圆圈的大小从平面上做成了一个透视的感觉,所以光一打的话就感觉像一个圆拱。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个是省钱,另一个是比较讨巧的。

 

 

 

 

 

 

这是东方风云榜颁奖晚会,在万体馆做的。因为万体馆比较宽,可以做到将近50米,高度可以做到12米,所以我们尽量利用它的宽度和高度。现在看到的比如说中间这一块和上面这一块,其实是两个大屏幕。上面一个大屏幕其实也是一个弧形的,它从一个圆幕上面延伸下来,形成一个弧形,包括下面延伸往下像一个拱形也延伸下去,屏幕就形成了一个空间。再配上两边两块也是弧形的,像一个喇叭形状的往外出去,所以做这样的景深我们都需要和编导沟通,因为他们希望在视频上能够更加亮一点,整体来说更加的绚丽一点。我们做造型的时候就要考虑到要和他说清楚,我给你做这么一个场景,你的视频怎么做;我提供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弧度,你可以出什么样的效果。这些都要和他说清楚,至于他的视频做成什么样子就是他们的事了。这个是视频的变化,因为我们做舞台的时候就考虑到两点:一个是大的框架和结构,另外还要考虑到舞台的功能。后面一个屏幕是拱形的,人是从拱形的下面走上来的,然后再走下去。左边和右边的两块其实是两个转台,因为东方风云榜有一个特点,场景的切换有一个问题,就是乐队切换的比较慢。所以一般来说就是用了两个转台,一个转台合起来以后另外一个打开,这样就便于关掉了一个可以切换到另外一个乐队上来,所以我们除了做设计以外还要考虑到功能性。

 

 

 

 

 

 

这是前年的节目主持人名优新的评选,这个是放在东视做的。中间其实是一个转台,是一个大屏幕的转台,旁边闪烁状的是用不规则的LE屏幕组合起来的。利用视觉的转换,就会产生晶莹剔透的感觉。东视和其他大的剧院不一样,因为它是我们一个集团的,所以你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大的框架变化如果到大剧院就不允许,一个是时间不允许,还有一个工艺上可能会破坏它的结构。所以我们以前做这种设计,在东视的台宽上就可有许多发挥,你到外面去做就不行。

 

 

 


 

这个是新闻类颁奖,也是放在东视剧场做,整体来说比较简洁。有什么好处呢?每一个新闻主持人上来之后,他都在中间。我们把他做成了一个现场的演播室,每当主持人上来以后有一段讲演的时候,中间这块都可以打开。打开以后其实后面做了一个虚拟的现场直播室,给人有现场的感觉。颁奖的时候就把这个合起来,就是现在这样的效果。刚才说的都是一些颁奖类的,接下来我们看一下晚会类的舞台设计。

 

 

 

 

 

这个是2002年的一个科技颁奖类节目,是放在大剧院做的。我设计的时候就把4个机器人搬到舞台上,给人有机器人,有火箭和宇宙的感觉。把这些元素提炼出来放在我们的舞美设计上,这是第一个场景。这是第二个场景,利用了大剧院的升降台。根据编导的要求,升起来的时候就是现在说的油电混合车子的感觉,上来以后如何把旁边的科技和人文结合起来,所以旁边做了两块大的图象。这是开场时候的场景,这个是移动台,可以把机器人移出去的。当中做了一个飞碟,节目主持人是从飞碟上降下来的。我们平时做设计把几个大的场景把控好以后,设计的出来的场景就可以站住脚了。

 

 

 


 

 

这个是2005年的上海书展,地点在上海展览中心。做设计的,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个剧场、一个舞台,或是演播室。它一定会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所以那个时候就要把书的元素放大,就做成了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什么叫做因地制宜,就是要利用好现场环境,做出好的背景。领导宣布开幕的时候,中间的背景可以打开,其实就变成了书橱。后面是实景,是一个喷水池和中苏友好大厦的场景就展示出来的。再配上灯光,就把实景和舞台很好地结合起来了。

 

 

 

 

 

这个是中秋晚会的舞台,是在上海市国际会议中心。会议中心没有舞台,就是一个会场。所以我们做设计的时候会碰到不少问题,因为这个场合位置比较低,宽度比较宽,高度不够,所以这种场景我们一个是要做到简洁,第二个是要点题。比如说中秋你要点到中国的元素,中秋的元素,还有要和现场的场景和结构配合起来。中间其实是四块屏,这四块屏是可以移开的。移开以后是一幅比较大的喷绘画面,这样主题就点出来了,而且还是比较简洁,没有多余的东西。

 

 

 

 

 

 

这是前年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是放在浦东新建的场馆。场馆是露天的,跳水池分了两个:左边这个是高度跳台,水深30米。右边这块,包括我们搭掉的这块,其实这条是走道,从这边开始往左边都是泳池,所以我们做游泳锦标赛闭幕式的时候就把泳池的一半给搭掉了。其实做设计基本上都会充分考虑现有场地的特性来进行的,我们在中间做了一个舞台,这里还是水,两侧两个通道因为有表演,有队列,还有运动员进场,所以两边都做成了通道。这个是现场照片。

 

 

 

 

 

 

这是游泳锦标赛的开幕式,是在东方体育中心的室内场馆进行的。因为前一段时间我们做了比较多的体育方面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大多数都是搭一个台。领导要求说进场的时候不想看到台,所以我们就把整个的舞台框起来,因为它是一个游泳比赛,所以主题就是游泳。舞台框起来后,大家整个看到的就是一个游泳池。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半圆,围起来了以后就在游泳池的旁边。开场的时候我们在背景上做了一个巨大的纱幕,把星星点点都打上去,第一个场景是这样的。接下来纱幕上面把投影打上去,海洋世界显现出来。中间做了一个纱投,开场的时候是运动员跳到水下去,中间一个纱投游到下面以后,接下来纱投上的运动员往上走的时候其实是一个视频,给人是一个从水下面游到天上去了的效果。

 

 

 

这个下面放了一个巨大的画幅,整个画幅是先做喷绘,然后在喷绘上面再画图,然后还是和投影结合起来,包括上面卸下来的泡沫也好,我们都是靠投影打上去的,所以整体出来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另外在这个顶上面将近有50米,50米上面装了一排管子,这个是卸下来的水形成了一个水的幕布,和中国画的背景合起来产生的效果也是很奇特和震撼的。到最后就是一个圆形的桥围起来作为表演舞台,这个就是卸下来的喷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用威亚吊上去,巨大的纱幕上面也有一个投影,这个效果就是把水和天的效果处理的很好,这个就是山水的效果。

 

 

 

 

 

这是2014年春节。这两年每年春节有一个活动,弘扬中国国粹----京剧,发起人是朱镕基。每次中央领导都会过来,所以整体来讲节目的层次比较高,北京、上海、天津京剧的名角都会到上海来演出。所以根据他们的要求,第一个要做得简洁,第二个要把中国的元素放大。所以今年其实做了5个立柱,从现在的画面来说画面比较小,但这是放在大剧院做的,其实是比较大的,有震撼的感觉,也得到了中央领导的好评。中间降下来5个角色的符号:生旦净末丑,把这5个符号像一个印章一样的把它降下来,既是点题也是一种空间的装饰。

 


 

 

 

 

这个是世博会的中国馆日开幕式演出,是放在世博会议中心的红厅里面做的。它的宽度比较宽,有35米。这个是其中的一个场景,展示中国比较有名的演出《千手观音》。在《千手观音》前面我们放了一道纱,后面有演员演出的时候,用侧光一打就和演员重合在一起,有一种3D的效果出来。

 

 

 

 

 

 

这个是音乐剧元素设计,它不同于我们平时做的传统模式,比较古典。但我们还是把它做得比较现代感,用比较古典的元素放在现代的构架里,这个就是开始的第一个场景:是十八相送的场景。这条路一直在送,一直在走。这个楼就是祝英台的家里面,梁山伯到她家里去以后,她家里不让她见人,这个和背景形成一个呼应,这个戏也是在这里,其实这个也是一种互动。我们做这种设计除了构架以外还注重怎么和空间互动,怎么运用空间,因为主要还是靠戏。

 

 

 

 

 

这个是廖昌永的音乐会,也是放在万体馆做。这个是靠视频做的,中间有一个场景,合唱的时候后面有一批合唱演员和他配。我们设计时不想把合唱演员像安排在台阶一样,而是做了一个比较高的板壁。其实每个演员不像平时的一个场景是30公分一层,第一层和第二层的落差其实已经有了将近1米2了,差不多第二个人站在了第一个人的肩上,形成了一堵人墙。演员也害怕,因为比较高,后来我们在后面做了保险,感觉还是比较震撼的。

 


 

 

 

 

这个是从上面掉下来7个大灯,你看一下好像是晶莹剔透,其实是打印出来的,是用KT板打印出来的。把这个小的灯装上去了,其实是一个平面的,感觉好像比较立体,还有打光的时候中间打的比较集中,旁边不要打很高,这样立体感就出来了。所以我们做这种舞美的东西就要比较讨巧,这样做的话也不费多少钱,整体的感觉都上去了。

 

 

 

 

 

 

这个是前几年做的亚洲音乐节,也是放在东视剧场做的。因为不想一成不变,所以就做了一个构架。这么大一个构架的东西,都是靠扭曲的曲面做出来的,靠曲线构成了一个空间,其实还是相当有难度的。



 

 

 

 

这个是世界名著朗诵大赛,是在广电4楼的剧场做的。场景不大,做得也比较温馨。元素其实就是世界名著的书,还有罗马柱点题。作为一种经典的象征,包括前面的毛笔和墨水屏,把这几个元素放大,就形成了这种氛围,所以整体来说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


 

  

 

 

这个是手稿,做了京剧《穆桂英挂帅》的场景,所以我们还是要把传统的东西和现代的构成结合起来。这个是刚进城的皇宫的感觉,尽量把地平线压低,给人一种大敌当前的感觉,另外把皇宫的琉璃瓦也压下去,给人一个是比较宽泛的感觉,还有一个是比较压抑的感觉。这个是皇宫里面皇帝坐的宝座,其实就是一个宰相的位置,尽量做成装饰感比较强的感觉,后面是一个屏风。上面的一个顶就是刚才一个场景的底部,把琉璃瓦提升上去,有一种场景的变化,一种时光的变化就转过来了。这个就是穆桂英的头盔,也是一个元素,另外中间一个圆的是铜镜。做这种节目从设计角度来说,可以有自己发挥的余地,最起码来说从构图和心思上来说你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可以放在纸上,这是场景的变化,这个飘带其实是靠投影的,是一片竹林,这个就是出生以前的家庭会,也是一个变化。其实我们做设计就是玩一个形式感,这个是凯旋回来的时候,我把盾牌放大,这个图案其实就是一种盔甲的感觉。 

 

 

  

 

 

这是世博会开幕之前的100天,有一个比较大的类似宣誓的晚会,是放在万体馆。那个时候也是找元素,找到一个东西还是不错的,就是把2010年EXPO做成了一个圆柱体。中间做了一个柱子,光一打的话柱子的立体感就出来了,再配上旁边的立架,也是点和面的结合,总体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个也是一个白天,是奥运会临开以前的100天,在卢湾体育馆做的。这次也一样,也是把体育的元素,奥运的元素和场馆结合起来。因为卢湾体育馆不是很大,所以就把层次做高,往上走。所以我们做设计一个是考虑到基本的要素,基本的空间,如何利用它的空间,比如说把它的平台搭高以后增加他的层次,因为体育馆有一个好处就是高度还是够的。它的高度比一般的剧场的高度高,所以我们尽量往景深走。

 

 

 

 

 

问答环节


 

1)提问:舞台不同的材质到最后的实现效果有一定的影响,那么怎么在最大的程度上保证当初的设计?

 

丁力平:我们做设计还是会考虑到成本问题,所以平时还是用木板、有机玻璃或是阳光板比较多,因为便宜。另外,我们还要注意谨慎运用反光比较厉害的材质。比如说有机玻璃和阳光板,反射比较厉害的话就要考虑到反光效果,那样质感就出不来。多的话还可能会刺眼,镜头里也会碰到有白光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做之前各方面都需要考虑好。不过我们也会有一个补救的方法。比如说做一个直径6、7米的桶,看好光点打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喷一点蜡,虽说反光还是会有的,但就会比较柔和一点,减弱一些。另外还有靠颜色和油漆做“假”。因为我们做这一行和装璜不一样,装潢的风险比较小,可以控制。但我们做的很大,比如说这个场景宽度50米,那费用马上就上去了。

 

 

 

 

2)丁老师你好,我是做平面设计的。听了你刚才的介绍,想问问您,现在做舞美布景这个东西有个趋势,就是怎么把它做得可重复利用?不知道您在这个方面有没有考虑过。

 

 

丁力平: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碰到了这个问题。比如说平台,我们都可以重复利用。你说景片的重复利用,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中国好声音》,是分一期两期做的,那我们会选择保留下来。如果是一次性的话,那么第二次再拿出来其他的导演会不高兴,所以基本上也就会扔掉。不过平面舞台的台阶我们都是可以反复利用的。

 

 


 

3)提问:很多导演会觉得电视呈现的画面很好,但是现场可能看上去不好。又或是很多时候我们知道在现场可能是近景比较多,那么细节考究度上也就比较高一点。请问您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取舍?另外,想问丁老师有没有什么经验之谈可以告诉从事这个工作的后辈。 

 

 

丁力平:我经常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一般来说只要有时间的话我会和现场的切割导演以及摄像进行讨论,比如说,在画面呈现上是直观的单面,还是两面的镜头交叉。尽量做到把角度调到大家都认可的位置,特别是大炮。这样讲吧,如果呈现效果好的话是有多种角度的变化,但如果做的不好的话其实就是在找我的错处。另外,我们做设计的还是要从大局把握,细部上要和编导配合。尤其是一些小镜头要看的比较多的话就需要额外进行加强,一些角度用的不多还是会显得比较空。

 

  


 

4)我之前了解到您其实也是一个画家,想必您刚才的《穆桂英挂帅》的图应该是您自己的图,如果现在不做设计的话那会选择做什么呢?

 

 

丁力平:我已经做回画家了。最近有一个主题名为“交互展”的画展在K11,欢迎你们来看。这是我们广电、上戏以及上海师大一起弄的。把我们的设计互相跨界交流做成了一个展览。

 

 


 

5)我也是做平面设计的,想问问您像这种比较大型的项目,沟通的话会因为项目大牵涉范围广,那么前期和领导沟通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可以避免修改的比较好的方式?

  

 

丁力平:做到现在还没有。比如说,我这次做的上海市文联颁奖。其实都已经通过开始制作了。结果有人说不行,还是要重新来过,这就没有办法了。其实做设计那么久,我可以说也大概只有50%是我的想法,还有50%是领导的想法。

 

 

 

 

6)如果说你的想法特别好,但领导说不行,那你会怎么处理?

 

 

 丁力平:你知道在我们这个地方是没有办法的,总归是领导大,除非你能说服他。因为像我们做设计的时候,特别是这种国家级的设计,从一开始是编导和大领导谈,接下来是宣传部的领导。像前一段时间做的亚信峰会晚会,到后来其实是文化部和外交部在提意见。一层层上去,每一层的老爷都要摆平,是没有办法的。

 
 
 
 
 

微信扫一扫
获得更多内容


上一条:无
下一条:第十六届上海国际电影节